当前位置:猫扑两性网 > 两性故事

清新乱小说录目伦_短篇精品家庭乱伦馆最新章节目录

作者:mopxing 来源:猫扑两性健康网发布时间:2019/11/20 21:13:19

鞑靼女人看起来最多也不过二十岁,满头乌黑的头发用一根草绳胡乱系在脑后,一张脸满是惊惶之色。她的衣服早就被几个厨子剥光了,骑马牧羊的生活让她的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草原 女子特有的小麦色肌肤上还留着几道发红的抓痕和齿痕,两腿间一些白色的黏液说明了这些厨子刚才都干了什么。这些抓来的女奴是他们难得的娱乐,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东西必须 得洗干净。

清新乱小说录目伦_短篇精品家庭乱伦馆最新章节目录 鞑靼女人双眼通红脸上还带着泪痕,她虽然不懂汉话但是被绑在肉案上傻子也明白是要做什么了。她哭着用鞑靼语求我道:“小兄弟,你也是鞑靼人吧,我求求你,你别杀我,我求你放了我, 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

哼,笑话,上天要是会保佑我会让我全家死光?再说千户府戒备森严,就算我放了她也不过是再搭上我一条命罢了。这些年我早就见多了这种事,当下也不理她,只是将刀在磨刀石上哧哧蹭了 两下。她还不死心,仍旧哭哭啼啼地向我哀求,我一边准备着待会接血用的木桶一边说道:“你死心吧,就算我肯放你难道你还能逃得出去吗?待会别乱动,要不然只会受更多的苦。”

她听了我的话似乎也死心了,只是低声的抽泣,我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后颈暗暗地数着骨节。她似乎也明白我在干什么,健美的身体因惊恐而有些颤抖,我突然伸手一指门外道:“啊!你看 那是什么?”她吃惊之下抬头看向门外,却没想到那空荡荡的门框会是她在人间看到的最后一副画面。

那时我年纪虽小,但这些年已经练出了一手不弱的腕力,这一刀砍下干净利落,她的人头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我抓住头发拎了起来,那惊愕的表情已经永远定格在了她年轻的脸上。鲜血从她被 砍断的脖颈喷射而出,两条美腿一阵抽搐,挺翘浑圆的屁股向上一撅,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也喷了出来。

我爬上案板,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抱起,一只手挤按着她平坦的腹部以加速放血。这时她的胯下正对着我,穴口的白浊已经被失禁的尿液冲掉了大半,那刚刚经受了厨子们蹂躏而尚未闭合的鲜 嫩小穴随着肉体的抽搐而微微翕动,看上去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那时我虽然还不懂男女间的事,但看着那可爱娇艳的洞穴也觉得一阵激动。

那具美丽的肉体渐渐停止了颤动,颈口的血流也变成了滴滴答答的血滴。我为她解开绑缚将身体躺平,锋利的屠刀在她平坦的肚皮上一划,光洁的皮肤,柔软的脂肪,鲜嫩的肌肉,缓缓地向两 侧滑落,一股内脏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将手伸进她的小腹,柔软滑腻的肠子缠绕着我的手臂,仿佛仙女的手指抚摸着我的皮肤真是舒服的不得了,那种奇妙的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三摸两摸之下 我就捏住了她的直肠和肛门连接的地方一把扯断,将她的肠子整团扔进了早已备好的大木盆里。暗红的肝脏,深绿的胆囊,紫色的脾脏还有肾脏和膀胱也都被我一一摘下扔进了盆里。我又拿起屠刀,两 刀将她的胸骨劈为两半,她的整套心肺也被我摘了出来。这些内脏千户是不吃的,待会要拿去喂千户府里饲养的狼狗。只有还留在她小腹里的子宫卵巢和那一截软软的阴道是千户吩咐要留下的,据说那 里是女人身上最为鲜嫩滋补的部分。

我舀起一瓢沸水淋在她的阴阜上,手掌用力一抹,那一丛浓密的阴毛就被脱了下来。然后又将她的身体搬进了一个浴盆,用一个丝瓜瓤仔细清理着她身上的死皮和污垢。还有那个需要重点清理 的洞穴,我把一根手指伸进她紧致的小穴将里面那黏糊糊的东西全部抠了出来,又用清水冲洗了几遍。要是被千户吃出有异味,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我将她的身体串在钢制的烤架上,手臂和双腿被向两侧打开,那美丽的身体就像一只青蛙一样被固定在了烤架上。我拿起调制好的香料和酱汁里里外外一层一层刷在她的肉体上。然后就是要把 火烧的旺旺的,一边缓缓转动烤架,一边补刷着酱料。没过多久,原本一具鲜嫩美艳的女体就被烤成了喷香流油的烤全羊。剩下的就是将这只肥羊切碎拆分成一块块的烤肉给千户享用了。

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一门本事,而后来我就是因为这门本事才遇到了老板娘,然后又被她救了一命。

(二)

那天晚上,梁千户正抓着一只烤得焦黄的肥奶子大嚼,一个身穿锦袍说话尖声尖气的家伙就带着一大群锦袍武士冲进了千户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尔龙门关千户将军梁庆,擅杀专权,滋扰地方,杀良冒功,欺君罔上。着即废为庶人,与一众党羽押解进京,交付东厂审问。钦此。”那个尖声尖气的家伙念完那个 黄色卷轴,梁千户吓得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屎尿齐流,嘴里叨叨念念地说道:“冤枉,我冤枉啊,我要见曹公公,让我见曹公公……”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嚣张跋扈的梁千户被吓成这样,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来的那些人就是东厂的人,而那位曹公公就是后来被我们杀死的东厂督公曹少钦。

新来继任的千户名叫徐近江,长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圣旨上说要将梁千户的党羽押解进京,这就成了他们敛财的好机会。千户府里上上下下有钱的送钱,有关系的托关系,没钱没势的就被当 成了梁千户的同党。我这个小鞑子什么都没有,自然也被抓了起来。我听那几个东厂太监商量说要把我这个鞑子送进京城,说成是鞑靼王公的儿子,是什么兵部杨老狗里通外国的证人。呵呵,我这个小 鞑子会被当成鞑靼王公的儿子斩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几天之后,东厂番子要押送我们这囚犯进京,新来的徐千户为了巴结东厂要礼送他们过关,一行人就来到了这座龙门客栈。我不像其他那些受冤的囚犯那样一直哭闹,所以一路上也没受什么苦 。其实对于我来说生死已经不重要了,自从那个关心我的老厨子死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过什么喜怒哀乐。这种行尸走肉一样的日子是死是活也没什么分别。

“八月十五庙门开,各种蜡烛摆上来。红蜡烛红来,白蜡烛白。小妹我一把攥不过来。”

我们是黄昏时分来到龙门客栈的,当时老板娘正半卧在龙门客栈的屋顶上唱着她最喜欢的山歌。喝上两口烧刀子,唱上几句信天游。金镶玉一双妙目微带醉意,罗裳轻披露出一抹酥胸,鲜艳的 晚霞如同披在她身上的大红锦缎,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全身笼罩在红霞之中的金镶玉,看起来就像是沙漠中的女神。那泛着霞光的美丽身影从那一刻起就烙印在了我的心里。

当晚我们就住在龙门客栈,晚饭吃的是塞上有名的烤全羊。当然了,那是给他们吃的,我们这些囚犯只有每人一碗稀粥。几个领头的太监喝了两碗烧刀子就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

一个高个子太监说道:“哼,他妈的,没想到梁庆这小子还真吃人肉,在京城的时候咱家还以为又是下面的小子们胡说八道的呢。”

旁边一个太监接口道:“哎,也不知道这人肉到底是什么味,想必连咱们督公跟四大档头都未必吃过。咳,那天有现成的摆着倒他妈忘了尝尝。”

那高个子太监笑道:“哈哈哈,瞧你这点出息,还想吃梁庆那兔崽子吃剩下的,哈哈哈。今天咱家就宰了他婆娘尝尝鲜。”说着,那高个子太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将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美妇 人拎到了大堂中央。我认得那是梁千户的夫人,平日里也是嚣张跋扈从不把我们当人看。可是现在碰上更加跋扈的东厂,她也只有被当成牲口宰杀的份。

高个子太监丝毫不理会梁氏的哭叫,揪住头发将她拎出来摔在地上,一脚踏住后背一只手揪住头发,雪亮的腰刀一下就砍在了梁氏白嫩的脖子上。说实话,那一刀砍得实在不怎么样,至少跟我 比差得太远了。梁氏的脖子只被砍断了一半,鲜血从歪歪斜斜的刀口不断涌出,梁氏的嘴里发出一阵咯咯的呻吟,丰腴的身子在地上一扭一扭,惨白的颈骨随着她的扭动在血肉之间若隐若现。高个子太 监又骂骂咧咧地补上两刀这才将那颗人头砍了下来,梁氏无头的身体在地上扭动了两下,一条腿子微微抬起终于又落在地上不再动弹了。客栈大堂里其他的女犯都被吓得哭号成一片,有胆子更小的连屎 带尿一齐撒在了裤子里。真不知道她们能有几个活着到达京城。

“我操你爹的!你们他妈的找死啊!敢在老娘的店里杀人?!”随着一声喝骂,金镶玉风风火火地从二楼冲了下来。几个客栈伙计生怕惹上麻烦急忙上前拦住。那高个子太监倒不怎么在乎,伸 脚踢了踢地上的梁氏说道:“店家,咱家刚才宰了一只自带的肥羊,你叫伙计们给弄个烤全羊,咱家给你火工钱。哈哈哈哈。”

金镶玉看那太监如此嚣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喝骂道:“我操你爹的!你们他妈这帮挨刀的,在老娘的店里杀人,往后老娘还怎么开门做生意?”徐千户上前一把攥住金镶玉一只素手色迷迷的 说道:“老板娘,我是这龙门关的千户,往后有我罩着你你只管开门做你的生意,怕得什么?这几位可是京城来的大人,把他们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高个子太监从怀里摸出一枚黄澄澄的金元宝扔给金镶玉说道:“拿着,就在这里做,手脚麻利着点,休把老爷们惹烦了!”金镶玉接住金元宝一把甩脱了徐千户,气气哼哼地骂了一句“操你爹 的”便转身回二楼去了。几个伙计见老板娘已经默许当即也不敢怠慢,将烤架案板一应用具从厨房搬到了大堂。

几个人都做惯了杀猪宰羊的活计,料理这个无头女尸倒也没什么。只见他们七手八脚剥光了梁氏的衣裤,将那白嫩丰满的身子一通刷洗,然后就是开膛破肚上架烧烤。几个太监看他们手脚麻利 笑着议论说看来这女人和牛羊牲口也没什么两样,而我却知道这其中的区别,这几个伙计能如此熟练地烤制一个女人必定都是杀惯了人的。看来这里十有八九是个黑店。

店伙计把火烧的旺旺的,不一会,梁氏已经被烤的骨酥皮脆肉香扑鼻,一个专管分割的伙计拿了刀来为他们割肉。只见他在梁氏的大腿上连砍了两刀,却没想到人腿肉可比羊腿要厚实的多,两 刀下去并没有砍断那条丰腴浑圆的大腿,只是在那烤得油光光的皮肤上平添了两道刀口。徐千户一把将他推了个趔趄骂道:“滚开!没用的东西,就你这手艺还不把这娘们给切烂了,到时候乱七八糟一 大堆,老爷们看了还能吃得下?”

“操你爹的,敢说老娘的人手艺不好!那你倒是找个会切来啊?”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金镶玉玉面含嗔柳眉倒竖,正从二楼的一个窗子里看着大堂里的众人。徐千户哈哈一笑,一把将我从囚犯 堆中拎了出来解开绳索说道:“你,去切给老板娘看看!”

我抬头一看,金镶玉一双媚眼正有些不屑地看着我,她并不相信我这个瘦小枯干的少年会有什么出奇的手段。我对她微微一笑,活动了活动被捆得发麻的手脚拿起屠牛刀走到了案板前。当时我 存心要卖弄一下本事,好让这老板娘看得起我,于是上来先耍了一个刀花,厚重的屠牛刀如同一根麻杆一样轻盈地在我的手中旋转。寒光闪动,刀身从我的掌心飞起,穿过虎口绕过手背又回到我的手心 。

我握住刀柄倏地往下切落,只听咔嚓一声,梁氏一条美腿已经齐根而断。紧接着我又如法炮制切断了梁氏另一条腿和两条手臂,这几下动作一气呵成瞬息而就,大堂里众人被我惊得目瞪口呆, 有几个反应快点的已经为我喝起彩来。

我抬头看向金镶玉,只见她眼中似有几分期许,嘴角还带着三分笑意。一阵久违的欢喜袭上我的心头,我终于又找到了活着的感觉。我拎起梁氏一条手臂,屠牛刀在我手中绕着梁氏的胳膊盘旋 飞舞由腕部直切到肩部。紧接着我手腕一抖,梁氏整条手臂上的肉就呈螺旋状从骨头上脱落了下来,而那剩下的骨头关节在我手中晃来晃去竟然不曾断掉。随着我刀身挥动,一整条的手臂肉已经被我切 成了一块块三寸来长的肉条。在一阵喝彩声中,另一条手臂也已经被我切完。

大腿的肉比手臂的肉要厚实的多,再用这个办法可就不行了。我左手握住梁氏一只小脚,将她一条美腿立在案板上,右手握住屠牛刀上下翻飞,梁氏的腿肉就如落叶一般片片飘落,而且每一片 都是连皮带肉薄厚均匀。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还在为我喝彩,但随着我继续切,喝彩声却渐渐停了。原来他们发现那么一条二十几斤重的人腿我一气呵成地切成肉片,不但刀法不乱而且速度竟然越来越快 ,切完一条腿就立即去切另一条腿,这样的刀速和耐力已经比他们那些自封的武林高手不知高出多少。

切完双腿我毫不停息,快刀连挥将梁氏两个肥嫩的乳房也切了下来。然后将她身体翻过来,锋利的刀刃从她腰臀之间切进去,刀身贴着她的髋骨三切两切将她两个臀瓣完整地剔了下来。像乳房 和臀瓣这样大块而又鲜嫩的美肉不用细切,一定要大块地抓起来咬着吃才能过瘾。

剩下的躯干部分就要用到我的看家绝活了。我拿刀的右手从梁氏已经被剔光的臀胯下面伸进她的体腔。梁氏油光光的后背依旧平整,整个躯体看不出一点动静,但是我的刀正在她体内飞速挥动 ,每一刀都贴着她的骨缝切入,顺着骨骼的走形游动。切满了七七四十九刀,我退出右手,左手握住她的椎骨一拉,她的整个骨架都被我拉了出来,一身香喷喷的美肉完整无缺地平摊在了案板上。我将 她的躯干全部切成两寸大小的肉方,又将她一双手足上极富嚼劲的筋肉全部剔下。

至此,梁氏一身鲜美的嫩肉已经被我全部切下,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了托盘里。那高个子的太监看得哈哈大笑,捡起一块肚皮上的五花肉扔给我道:“接着,赏你的!”我捧着那块烤肉抬头向二 楼的窗口望去,却见金镶玉已经不见了。虽然不免有些失望,但我也是饿的紧了,连忙捧着那香喷喷的烤肉大饱口福去了。

说起来那还是我第一次吃到人肉。

(三)

那天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我们这些囚犯就被从大厅赶了出去关在牲口棚里。我们赶了一天路都十分疲累,我卧在一堆靠墙的干草上不一会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似乎听到了老板娘说话的声音。我心里好奇,就想找一找声音的源头。我拨开靠墙的干草发现有光透过,原来那面墙上有个小洞。我透过小洞向里张望,里面正是徐千户 的房间,而老板娘竟然正坐在徐千户的怀里。

徐千户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已经从金镶玉的衣襟伸了进去,隔着衣衫就能看到他的手在金镶玉饱满的胸部肆意揉捏着。已经娇喘连连的金镶玉一只小手软绵绵地抚弄着徐千户的下巴,嗲嗲地说道 :“千户,你到底答不答应啊?”徐千户抓起她一只小手,将她葱白一样的手指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道:“你要他干什么?难道说你看上那个小鞑子了?”

我心头一震,屏息凝神地听着老板娘的答复。金镶玉伸手一拍徐千户的胸脯说道:“你胡说什么呢?老娘就是看他切肉有两下子,想留下他给老娘切羊肉罢了。”

徐千户吮吸着金镶玉的手指说道:“那可是朝廷钦犯。”金镶玉一把抽回自己的素手,瞪视着徐千户说道:“王八蛋,你真他妈当老娘傻啊?什么钦犯不钦犯的,还不全是你们一句话?求你第 一件事你就推三阻四,往后还不把老娘当猴耍?”

金镶玉说着一把推开徐千户的手臂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徐千户正在欲火高涨之时,哪肯放过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当下一把揽住金镶玉的纤腰将她按倒在床上说道:“我答应,答应还不行吗 ?往后只要你跟我乖乖的,你要一万个鞑子老子都给你。”徐千户说着一把剥开金镶玉的上衣,握住两只硕大的玉兔一阵揉捏亲吻。金镶玉抱住他的大黑脑袋,纤细的腰胯一阵挺动,在徐千户的腰间摩 擦着。徐千户将一只手伸进金镶玉的裙子里,在她的胯下一阵抠摸,不一会那只手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沾满了亮晶晶的津液。徐千户将那只手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说道:“操,你个小骚货,真他妈骚!” 金镶玉媚眼如丝,伸出艳红小巧的舌尖在舔食了一口手上的津液说道:“越骚才越爽嘛。”徐千户哈哈大笑道:“好,好,今天老子就让你爽个够!”

徐千户扯下金镶玉的裙子扔在一边,金镶玉两条白玉般的美腿往空中虚踢了两下,将两只鞋子也都甩飞了。徐千户抓住金镶玉纤细的脚踝,一张大嘴沿着她大腿内侧一路亲吻到她早已汁水淋漓 的嫩穴,坚硬的胡茬刺在金镶玉大腿的嫩肉上惹得她一阵咯咯咯的娇笑。徐千户脱下裤子,露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大肉棒。金镶玉也早已是欲火焚身,纤纤玉手握住徐千户的肉棒便往胯下塞。徐千户腰身 一挺,巨大的肉棒一下插进了金镶玉满是春潮的玉穴发出一声“吱”的轻响。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上一篇:超级乱婬长篇小说,放荡的艳妇 夫妻交换小说一整天
  • 下一篇:大战淫荡30岁少妇最新章节放荡的艳妇小说_最新章目录放荡的艳妇小说卿卿我我
  • 猜你喜欢More+

    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