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生,要尊严还是要施舍?

  •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10-13 9:39:30  发布人:admin


 今天晚上,我买了15块钱的“高级”饺子当晚饭,但仅仅消灭了三分之一就扭着屁股离开了餐厅,从背后看我定然是一副土财主的德性。我把耳朵里的MP3从刀郎调到了AM某某台,台里在播报一则新闻——“XX大学规定接受助学贴补的贫困生必须每学期参加三次以上的社会公益活动,用以报答社会.“我从主持人激昂的语调里,能够判断这则消息俨然是个正面报道,它提倡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基本道德观,也有利于提高大学贫困生的社会责任感或者提高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等等情操。

   不由自主地,我这个自认为已经横行乡里的“土财主”陷入了回忆。

   多年前,在下于大学校园里厮混初期是穷得叮当响的。大一时,学校有关机构统计申请贫困补助的名单,在班会上,女辅导员魔头般的杵在讲台上问:“哪位同学要申请贫困生补助的,上来领表。”除非见了鬼,否则任谁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下宣布自己是个穷光蛋。半分钟后,“女魔头”把所有表格扔到了桌脚,开始总结该月班级的总体表现。

   当年,我翘着二郎腿斜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歪着脑袋看窗户外面的小鸟儿在树梢间飞翔。我想这个学校充满了一些白痴的成年人,这些白痴统统是些冷血动物,他们漂浮在这个学校的上空,物色着对他们有用的猎物,如果物色不到,便绝不会双脚落地。因此,我懂得无论如何也靠不得这些没头脑的成年人。

   我上大学的年代是个冷漠年代助学贷款还没有诞生,而大学学费已经开始甩膀子,眼看着就要蹭蹭的往上窜,大学里隐藏着很多苦而老实的孩子,死命维护着一种叫做“尊严”的东西度日。

   可是在那个冷漠年代,大学里的苦孩子们并不孤单和受歧视,他们可以轻易找到共同吃咸菜的同伙,宿舍楼和食堂尚没有分出三六九等,女生质量偏差不需要大笔的恋爱开销,而那时似乎“有志者事竟成“之类的格言还恍恍惚惚的有些激励人。所以今天回忆起来,我倒觉得大学时代就像泡在一坛子二锅头酒里,脑袋晕糊、周身酥麻,但却昂头挺胸,端的是气宇轩昂。

[1] [2] [3]  下一页